栏目导航

news

大咖名流

主页 > 大咖名流 >

“三人帮”流窜4省14市 劫财骗色专打劫卖淫女

发布日期:2022-03-01 19:03   来源:未知   阅读:

  王明旭、车德阳、王宏光三人原本在洗浴中心打工,一个是大堂经理,一个是保安,一个是搓澡工。一件不大的事让急于致富的他们发现:自己身边最大的“财富金矿”就是眼皮底下的“三陪小姐”。于是,三人玩起了一场危险的游戏。但不久前他们还是落入了法网。警方经初审查明:三人相互勾结,有分有合地流窜于内蒙古乌兰浩特市、通辽市,黑龙江齐齐哈尔市,吉林双辽市、四平市、辽源市、吉林市、白城市、通化市,辽宁的鞍山、抚顺、盘锦、锦州、葫芦岛市共4省14个市,使用相同手段疯狂抢劫14起,被害人多达27人,抢劫现金108000元,手机23部,金银首饰8件———

  金兰是鞍山一家洗浴中心的按摩小姐,2003年7月28日凌晨2时许,金兰被叫为客人服务。在按脚的贵宾房里有两名男客。其中一人提出要做按摩,金兰便将他领到了按摩室。此人年龄在二十四五岁左右,中等身材,长脸,大眼睛。交谈中这名客人自称叫王涛,黑龙江人。金兰感觉与王涛唠得挺投缘。王涛乘机要了金兰的手机号,金兰见他年轻,举止行为还可以,也没有介意,用纸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过后,王涛十分大方地给了她200元小费。

  金兰连续接到王涛打来的电话。第三天,王涛又找金兰给自己“按摩”了一次。随后两人约好31日在鞍山A酒店见面。去年7月31日上午10时许,金兰赶至A酒店,在一楼大厅,她见王涛正在沙发上坐着,就走过去打过招呼并坐在了他身旁。

  金兰只好起身来到七楼711号套房前,按门铃后开门看见一个高个男人,此人正是7月28日金兰在洗浴中心按脚贵宾部见到的另一个男人。高个男子把她领进里屋,金兰又看见一个小个男人,小眼 睛,梳运动头型。

  金兰刚一坐下,突然看见小个子男人从卫生间走了出来,手持一把长刃尖刀直指着她说:“蹲下。”随后命令她把包放下,金兰吓得连忙把包放在了床上。两个男人麻利地用铁链子把金兰的手绑上,另一头系在床头。然后把她包里的东西全倒在了床上。

  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又有三个女子被以同样的方法骗至酒店,遭到抢劫。正午时分。小个子拿出三根半截锯条扔给她们:“你们锯吧,20分钟能锯开就走。”几分钟后,听屋外没动静了,几个女人开始挣扎着开锁,第二个进屋的女子率先挣开了铁链,先到卫生间放出了那个被囚的女孩,然后分别打开了另两人的铁链子。死里逃生的4名女子吓得失魂落魄,不敢相信一场白日噩梦就这样结束了。

  2003年7月31日下午2点30分,鞍山警方接到A酒店报案:称酒店711房间发生抢劫案,其中一名被害人正在酒店。接报案后,市公安局内保分局主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崔京率刑警大队侦查员立刻赶至案发现场,在进行了初步勘察后,又对被害人李炀进行了询问,随即成立了“7·31”专案组对此案展开了侦查。

  根据初步掌握的情况,警方迅速展开了查证工作,经统计,4名女被害人共计被抢走现金41600元,手机四部,金手镯一副,白金项链一条,总价值人民币5万余元。与此同时,警方还提取到了一名犯罪嫌疑人在银行取款时的录像资料。据一位出租车司机反映,那名负责取款的犯罪嫌疑人提款后,曾在路边一处公用电话亭打过一个长途电话。经查,警方发现对方那部电话所在地是黑龙江大庆市外国专家服务中心公寓食杂店一部电话。还有两个手机号码,机主都是曾经和犯罪嫌疑人接触过的三陪女,其中的吉林省通辽市陈卉也是受害人。

  赴黑龙江的小组的侦查工作此时也取得重大突破:大庆市外专公寓门卫及食杂店那部电线岁的王某某原是吉林省通榆县农民。经查,该人之子24岁的王明旭曾在该公寓打工,近半年时间去向不明,且王明旭的体貌特征与“7·31”案中的一名嫌疑人极其相似。警方由此认定:王明旭具有重大犯罪嫌疑。

  不久前,在沈阳北站发往长春的长途客车上,被害人陈卉突然发现了抢劫她的3名犯罪嫌疑人的身影,她当即报警。警方闻讯快速出动,将上述3名犯罪嫌疑人当场 抓获。

  经初审,3名犯罪嫌疑人王明旭、王宏光、车德阳正是鞍山“7·31”抢劫案中的同伙。3人随后被押解回鞍山。

  据嫌犯王宏光交代:他们3人原来都在黑龙江省大庆市某洗浴中心打工,认识有一年多了。王宏光现年26岁,长王明旭3岁,是王明旭的表哥。车德阳24岁。王明旭是洗浴中心经理,他是搓澡工,车德阳是保安。去年6月的一天,车德阳的女友,也是大庆市一家洗浴中心的小姐,被客人约出后在宾馆被抢走8000元钱。

  〓〓据他们交代:每到一个城市后,他们都先买来刀、铁链子、锁头等作案工具,然后到洗浴中心或练歌房“踩点”寻找作案目标。要来小姐的手机号后,再将小姐“钓”到他们事先开好的客房或租来的房子内,持刀威逼抢劫。

  那么,他们为什么非要选择“三陪小姐”为作案目标呢?王明旭交代:被抢的人全都是各市洗浴中心的按摩小姐或者歌厅的陪舞小姐,而且都是能发生性关系的,“只有这样的人才能上当”。王明旭说,“她们本身都是卖淫妇女,一般案发后都不敢报案。”为与小姐联络感情,他们与大部分小姐第一次都发生关系,“不然她们不相信我们。”有时还以多给小费的手段诱使她们上当。

  〓〓几天前,记者在鞍山市第一看守所见到了王明旭、王宏光、车德阳三人。“我们一直以为,小姐的钱不是好来的,抢她们不犯毛病。”王明旭说。以一时的放纵换取如此的心灵恐惧,面对记者,难怪王宏光等人连连说:“真是后悔死了!”(文中被害人均为化名)

Power by DedeCms